3分28

                                                            来源:3分28
                                                            发稿时间:2020-09-19 01:38:36

                                                            书台村种在路边草丛中的黄姜。田傲云/拍摄值得注意的是,存在以上问题的书台村是被本地人称为“样板工程”的示范点,更多的扶贫项目到现在为止只建设了房屋主体工程。9月6日到11日,记者深入巴州区探访多个乡镇的扶贫项目点后发现,这些扶贫项目大多是在原住地附近建设,或仅从乡村道路的一侧搬至另一侧,甚至部分安置点的选址地此前是村庄耕地。此外,这些项目还存在安置房大量空置的共性。“搬来安置房后,发现安置点无地可种,也无法进行养殖,说好的配套设施没有就算了,为了防止雨水滑坡的堡坎和挡墙也没做,谁知道安不安全?”多个项目点村民告诉记者,安置点周边土地属于原住村民,目前还无法进行分配,各种原因导致村民不愿意搬来住。“我们也想解决,但没有办法。”前述当地政府工作人员表示,巴州区部分安置点的确存在后续扶持力度不够,拆旧复垦进展缓慢的问题,导致住户陷入“务农远、务工难”的困境,“上级政府检查也发现并提出了这些问题,我们正在想办法解决”。━━━━

                                                            对于美国商务部决定本周日起禁止TikTok在美国境内应用商店的下载、更新,并将于11月12日起禁止TikTok在美国提供服务一事,TikTok18日晚表示反对这个决定并对此深感失望。此外,TikTok将继续坚持诉讼,维护用户、创作者、合作伙伴以及公司的正当权益。

                                                            资料图:乱港分子(港媒)

                                                            此外,现已潜逃荷兰的陈家驹在脸书发布“港独”旗帜照片及帖文;流亡德国的黄台仰则在脸书上发布视频,扬言争取外国议员及传媒协助推动“港独”,涉嫌煽动分裂国家。

                                                            法国《皮卡第邮报》称,美国对TikTok的威胁是世界两个主要大国间对抗竞争的最新一幕,如今不像冷战时那样比核弹头数量,而是美国试图以技术垄断迫使中国处于从属状态,“这个国家曾经不发达,如今却拥有强大的技术力量”。

                                                            “我认为这(交易)将很快达成,我们有很棒的公司和我们谈论此事,”特朗普还声称,我们不会做任何危及安全的事情。报道提到,就在他发表这一言论的几小时前,美国政府下令从当地时间20日开始禁止下载TikTok。

                                                            海外网9月19日电 此前,除乱港分子郑文杰及刘康外,香港警方还以涉嫌煽动分裂国家、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安罪,同时通缉四人,包括罗冠聪、陈家驹、黄台仰以及牧师朱耀明的儿子朱牧民。这些人即使被警方通缉,仍频频打所谓的“国际线”,要求外国制裁香港。有法律界人士认为,有关行为已涉嫌触犯香港国安法。有政界人士则批评他们的行为只为刷存在感保持人气,以继续配合“洋主子”抹黑香港。

                                                            在经过最初“封禁TikTok”的恐吓后,美国强买TikTok的丑陋行动正徐徐拉开大幕。微软公司8月2日发表声明称,和特朗普总统商议后决定继续推进收购TikTok,“无论如何要在9月15日前完成谈判”,交易同时涉及TikTok在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业务。

                                                            差异巨大的工程造价款根据介绍,巴州区易地扶贫搬迁工程分两期完成,涉及人口数6万多人,到2017年12月底工程全面结束。第一期工程在2016年11月开工,实施易地扶贫搬迁6991人;第二期工程在2017年3月陆续开工,实施易地扶贫搬迁25739人。贫困人口之外,则是大量非贫困人口的同步搬迁。“巴州现在的资金压力特别大。”巴州区一位政府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易地扶贫工程规模扩大化,工程投入增加,资金十分紧缺。“这个项目总资金规模43亿元,目前上级到位资金已经全额拨付,大概还有24亿元左右的资金缺口。”按照巴州区易地扶贫搬迁政策,对于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搬迁人均住房面积不超过25平方米、户均生产生活附属设施建设面积不超过30平方米。其中,对于贫困户,中央按照2.5万元/人标准用于补助易地扶贫搬迁对象安置住房建设,安置房建好后,每户再缴纳一万元自筹资金;对于搬迁户,中央按照1.3万元/人、2万元/户的标准进行安置住房建设补助,安置房建好后,每户再按照实际建设金额减去减免费用后缴纳相关自筹资金。资金紧张在刘苗等人看来并不意外。“按照政策,非贫困人口的搬迁户是要交纳自筹资金的,但就拿我包的几个项目来说,交齐自筹资金的非常少。”刘苗告诉记者,除主要打造的示范点外,很多扶贫项目并不符合招标文件的要求。“只完成了房屋主体工程,其他基础配套设施都没有,再加上部分房屋户型设计不合理,所以搬迁户都不愿意搬来住,更不要说交钱了。也有部分搬迁户是不想拆原来的老房子,或者对贫困户评选标准不认可也没有缴纳自筹资金。”

                                                            层层转包的扶贫工程四川省是全国扶贫开发攻坚任务最繁重的省份之一,贫困“面宽、量大、程度深”是四川省扶贫开发工作中一直面临的状况。巴州区易地扶贫搬迁项目正是四川省帮助农村贫困人口通过易地扶贫搬迁创造条件尽快脱贫,确保打赢脱贫攻坚战,如期实现全面小康的脱贫工程。2016年1月,巴州区易地扶贫搬迁项目正式对外招标。同年9月份,通过资格预审的建筑企业收到了项目入围通知书。经过随机抽取,入围的建筑企业确定承建的具体标段后,在2016年10月至2017年3月期间陆续签订了施工合同。“中标后,当地政府就安排人带我们去踏勘项目现场情况,踏勘过程中,那个人问我们愿不愿意把项目转包出来,如果愿意,我们就能得到项目合同价的2%作为管理费,之后就不用再继续做这个项目。”一家中标企业的项目负责人杨波告诉记者,根据规模,项目合同价也不一样,50户以上的中心村项目合同价大概在1000万元左右,少于50户的小组团项目合同价在200万元到600万元之间。“易地扶贫项目点都在山上,很多地方当初都还是窄窄的黄泥巴路甚至没有公路,出行很不方便,材料也很难用车拉进去。”刘苗向记者介绍,20多家入围且中标的企业只有两家本地企业,外地企业看到巴州施工环境艰苦,加之三个月的工期又很紧凑,要么就退出,要么就把标段转包出去了,也有少数中标企业打算自己做,但可能会遭遇项目所在村镇政府部门的规劝,让其将项目转包给当地包工头。“层层扒皮后,巨额国家工程款都流入到个人腰包,光是我分包的这一个项目流入到中标企业和中间人的金额已高达200多万元!”包工头武方回忆说,“我分包的项目合同总价为1371万元,约定买标价6%,先给中标公司支付70万元现金,再从工程拨款中抽走20万元给中间人,之后的每次拨款,中标企业会从中扣除4%的费用作为管理费和企业所得税。”武方称,“中标企业为了规避风险,没有给我现金支付条据,之后的工程拨款也是通过中标公司与我签订建设工程劳务分包合同的方式来支付。”像武方这样通过中间人分包工程的包工头大概有200个左右。按照多位中标企业项目负责人及包工头所述,大部分符合资质的企业中标后,会通过中间人把项目转包给包工头,部分包工头会再发包给小包工头。转包后,中标公司会收取项目合同总价的2%~5%作为管理费,中间人会收取4%~6%作为介绍费。在一份关于易地扶贫项目中标情况及实际实施者的材料中,据不完全统计,巴州区共建集中安置点605个,有超过90%的中标企业将中标标段交给中间人转包,产生的中标企业管理费及中间人介绍费总计在2亿元左右。值得注意的是,该项目的《资格预审文件》中曾明确提出“严禁转包和违法分包”,具体而言,未经行政主管部分批准,中标人不得变更项目负责人;凡资格预审文件未明确可以分包的,中标人不得进行任何形式的分包;中标人派驻施工现场的项目负责人与预审文件申请文件承诺不符的,视同转包。━━━━